首页

    编辑部

    期刊简介

    《纳米人》

    征稿启事

    联系我们

 
 
《纳米人》>第01期>博文共赏

绘一张心理地图
作者:张丽丽       发表时间:2013-02-02
 

如果请你不假思索地说出一个地名?那么,你脱口而出的是哪里呢?是远方符号化了的故乡,亦或是求学时代青春萌动的城市,还是你藏在心底的那个人的秘密所在?

如果你也这样问我,我肯定第一时间回答:六安。是的,六安!我在日常生活中经常会莫名其妙想起的一个地方,对我而言这个安徽省的小城完全是陌生的,陌生到许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它的名字读作“Lù ān”,而不是我一直以为的“Liu an”,我对它可以说是一无所知,也从未涉足于此,只是在一次旅途中,在公路旁的标示牌上远远看见过它的名字,在它闪过我眼睛的一瞬间,我觉得它无比亲切,我想,这也许是我一生离它最近的一次。

是在张爱玲的《半生缘》里见到这个名字的,那时,沈世钧和顾曼桢第一次单独吃饭,两个人在安静到肃然的空气里没话找话,沈世钧问顾曼桢是哪里人,曼桢说是六安州人。就是在这里,我第一次知道了六安这个地名,如果不是这样,对于我这样的地理盲来说,我可能只能知道安徽有个凤阳。就是在那次谈话里,曼桢告诉了世钧她一直隐藏的秘密。人与人的缘分就是这么诡异,有一些秘密和心事,你会对相识多年的人守口如瓶,却会对一个初相遇的人和盘托出,这就是世钧和曼桢吊诡的命运与缘分。

有人告诉我一个蛮有意思的比喻:说找个你爱的,他又爱你的,和被雷劈的几率差不多。所以很多执着的人等着被雷劈一次,可是呢,殊不知,被雷劈的几率到底是有的,可还要看被劈在哪个时辰,哪棵树下,大约就是张爱玲在《爱》里说的,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在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恰恰遇到。万一错了时辰,错了地点,那么除了可以拥有被劈的瞬间那如电光火石般耀眼的爱情,还要承受变成槁木死灰的悲苦,就因为这样的阴差阳错吧,当曼桢在被囚禁的日子里想着假如有一天和世钧见面,要把她的遭遇一一告诉他,这样想着的时候已经有两行眼泪挂下来。

他们当然还会见面,可是,时已过,境已迁,当年的浓烈的心情已被沧桑的岁月慢慢稀释,只有悲伤浅浅的味道漂浮氤氲着,化作平心静气的缓缓低语,那样的苍凉与绝望,比最初的痛苦嘶喊更甚。这世上,到底是不会“人生若只如初见”,岁月的悲风黯淡了画扇穠艳的色泽,可是,除了如此,却再也无其他可能,还能怎样呢?

虽然张爱玲给故事一个光明的结尾,可那实在不是她的风格,在她的意识里,只有绚烂的零零碎碎的生之片段,绝没有这样天欢地喜的大结局,也许是政治原因使然,也许是其他,已经无从考证了,所以这个团圆的故事在我这个个体的读者心里永远是结束在曼桢低语的时刻,因为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就是因为这样吧,我永远记住了六安这个名字,对我来讲,或许它代表了爱情所有的浪漫与美好,也代表了爱情所有的疼痛与挣扎,以及最后对命运馈赠的照单全收。

每个人的生命里都有这样那样难以忘记的地方吧,所以每个人都有一张心理地图,有的人的地图面积很大,有的人的地图面积很小,那要视你的生命扩张的程度而定。除此之外,大概也有比例尺大小的不同,比例尺小一些的,也许要以国家衡量,比例尺大一些的,也许会在这张地图上详细到标示了一个小小的地铁站的程度,因为也许在那里有人为你唱过一首歌,也许你在那里和某个人擦肩而过,就像三毛在柏林墙边遇到那个男子的美好瞬间。

写到最后的时候,我想起《罗马假日》里最后的场景,有人问公主访问过那么多城市最难忘的是哪个?出于政治立场,她回答说:都很难忘,各有千秋!然而抛除公主的身份,她情不自禁说道:罗马,无疑是罗马!是的,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罗马吧,因为情不自禁大约是世间最美好的事情!

这世间,不知道谁是谁地图上难以拔除的记忆,谁又会被谁在地图上统统遗忘!

 
Top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Go    
 
The Institute for Advanced Materials and Nano Biomedicine (iNANO),
Tongji University, 67 Chifeng Road, Shanghai, 200092, China
Tel: +86-021-65988029    Email: inano@tongji.edu.cn
Copyright 2009 Tongji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