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编辑部

    期刊简介

    《纳米人》

    征稿启事

    联系我们

 
 
《纳米人》>第02期>博文共赏

相信书有未来
雷雨(《折角的页码•代序》)
作者:刘敬     发表时间:2013-10-22
 

    昨天终是赶在落幕前到了书展,很偶然地邂逅了一本(只有一本残存于即将收摊的书架上)装订相当奇特的书——《折角的页码》,书口刮得斑斑驳驳,如狗啃过一般,猜想其用意乃映衬作者嗜书的状态吧——书便是粮食,不是来读的,是要“啃”的。这是我把她带回家的原因之一,这原因之二便是这代序了:相信书有未来。
   新世纪的十年,就这样匆匆而逝了。作别既往,难免依依不舍;展望来路,总会莫名忐忑。不管是神思飞越激情满怀也好,还是惆怅万端思绪黯然也罢,新的十年就这样悄然开启,迈开了她的步履,把我们送入到一〇年代,这新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啊!
    十年看头年,万事看开端。在这年的时间节点上,书页中人的我们应该大谈兼并重组数字浪潮,转企改制的时间表、线路图、集团化战略定位、未来走向等宏大而有主流的话题。如此煞有介事、心忧天下、一本正经地讨论探讨书的未来,似乎显得迂腐围观而又不合时宜了。
    但细细想来,社会不管如何变进化,技术不管怎样神奇,多少年来形成的社会分工形态、知识信息传播方式怎么会陡然间就星转斗移、地覆天翻了呢?中国综合国力的提升是有目共睹的,容不得我辈拾人牙慧人云亦云,而正是在2009年的第61届法兰克福国际书展上,中国首次成为主宾国,让一部分国人大大满足了虚荣心,国内的媒体也都连篇累牍地介绍着所谓600多场活动的盛况空前,但据身在现场的灵通人士说,至少有一位国内非常著名的儿童作家的活动,全场人数连华人在内也没有超过十位,呜呼!也是在法兰克福书展,几年前我置身其间感叹西方强势文明的繁荣昌盛至少要再领先中国半个世纪的地方,居然不明就里地传出了纸质书在未来十年内即将消亡的“论断”,更有甚者,把时间还精确到了2018年,真是大胆的预测啊!纸质书真会消亡吗?运行上千年的出版形态将会就此结束吗?简单的说是或不是,可能都是愚蠢的,也是徒劳的。但谈论书的未来走向,关心书的未来命运,思虑书的载体形式,至少是天下读书人一种难以释怀的情结与牵挂吧。
    “三更有梦书当枕”,“坐拥书城自王侯”,“书卷多情似故人”,这些书都是指纸质书而言,不管开本做怎样变迁,一会大点,一会小点,一会长点,一会短点,都没有关系;也不管装帧设计封面用材如何变异,也都是融入了爱书人的一份审美,一份情趣,一份雅致天然。但凡此种种,一大早醒来,满架书籍都成了电子阅览器,总会让人感到有几份别扭和尴尬吧?甚而无奈伤怀?但当初从结绳记事、刻甲为文到汗青书简、韦编三绝乃至雕版活字,从线装书到当下的简装书,我们不也都逐步习惯渐渐适应了吗?
    有人说,改变的是载体形式,不变的永恒的是传播内容。这话看似真理在握,实际上也在回避一种不得不面对的残酷现实:形式往往也要影响甚至制约内容的呀。文革岁月“两报一刊”年代的话语方式,到了如今的网络时代,如果还那样战天斗地地东风吹战鼓擂,一定会被当作神经病。互联网的大行其道,手机媒体的方兴未艾,美国主导的“云计算”的呼之欲出,似乎都在预示着公众接受信息与知识的载体形式已经越来越多元别致,越来越五彩斑斓了。去年的四、五月份,在纽约的地铁内,看到爱阅读的人都是捧着阅读器,而《纽约客》杂志则在第五大道的报刊亭内独资向隅少有人问津,透出弃妇般的哀怨与凄凉。一些权威人士不断发布的是诸多资深报纸停止出版纸质版的令人惊心动魄的消息。这些报纸可都是如雷贯耳啊!而较为传统的巴诺书店究竟能撑多久,大家似乎也心知肚明,静观其关门大吉而已。但你再去看看谷歌在纽约公司的气势张扬与勃勃雄心,他们觊觎并吞传统书业的司马昭之心,真有令人脊背发凉寒气袭袭的末世绝望之感。
    练小川先生介绍我们认识的纽约一位美国知名出版人,据说已经八十岁高龄了。他语调细若游丝但充满想象力与高昂激情的演讲,一再反复地诉说着一个观点:书不会消亡,书的未来柳暗花明。这位曾在许多知名出版机构供职并参与创立了美国国家图书奖的老人在纽约高楼林立的一个狭小空间内,拥有自己的公司,嫁接了数码技术,践行着十分钟之内可以立即让读者看到一本纸质书的宏大蓝图。但老人比较已入迟暮之年,他对纸质书的情感固然炙热恒久,但面对大街小巷中阅读器的蔓延普及,总让人有白头宫女话明皇的落寞伤怀。
    想起一句鲁迅痛诋中国积习之深、守旧之牢、变易之难的话,“在中国,搬动一张椅子都要流血”。也许用此话来为书的未来壮胆显得不那么理直气壮,但我固执地认为:互联网再出神入化神出鬼没,数字技术再洪水滔天无空不入,但知识的传播不会休止,内容的流布不会消减,电子书甚或手机书会更加便捷,纸质书的生存空间会被大大地挤压,甚至在阅读市场会被逐步地边缘化,但纸质书的消亡不会很快到来,至于说到2018年就会寿终正寝,只能是一种调侃臆测罢了。
    即使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样令人窒息噤若寒蝉的时空里,食指仍然用低沉的嗓音鼓舞国人要相信未来。去年,沉寂多年的食指有南京之行,我捧着他的诗集去看望他。食指认真地在他的诗集上为我题字签名,难道将来有一天,签名要在阅读器上操作?退一万步讲,人们有了小轿车,偶尔也会骑自行车啊。视听视频家庭影院如此流行,可电影院并没有关门啊。电视广播并没有取代报纸,网络手机媒体也不可能一网打尽照单通吃吧?要是那样,也太不仗义太不和谐了吧?

    想起食指的诗:“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书,还会有未来,在我看来。
 
Top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Go    
 
The Institute for Biomedical Engineering & Nano Science (iNANO)
Tongji University, 67 Chifeng Road, Shanghai, 200092, China
Tel: +86-021-65988029    Email: inano@tongji.edu.cn
Copyright 2009 Tongji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