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编辑部

    期刊简介

    《纳米人》

    征稿启事

    联系我们

 
 
《纳米人》>第02期>博文共赏

这辈子,请做一次诗人
张丽丽
作者:刘敬     发表时间:2013-10-22
 

很久以前的一个早晨,不经意间瞥到桌上很好看的化妆品瓶子。买这瓶化妆品的时候,大多是因为瓶子很漂亮。这让我一下子想起“买椟还珠”这个成语来。千年之下,忽然替这个买椟还珠的人觉得冤屈。
按照正规的解释,韩非子讲这个故事,是比喻那些没有眼光,取舍不当的人。又讽刺了那些不了解事物本质, 舍本逐末、弃主求次的人。总是想,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有一个人怀疑过这个成语吗?如果有,在哪里呢?对于个体的生命,孰为主?孰为次?不是应该他自己做主吗?为什么我们要用普世的价值观去衡量别人的个体体验,然后还大加评判呢?其实,也许,那个傻傻的人正乐在其中呢?正所谓“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我羡慕这样决绝纯粹的人。我这样买东西喜欢跟买家要赠品的人,可以做到的,顶多是“为椟买珠”,我是不彻底的痴情,总是占了些市侩习气,既然有附加值,何乐而不要呢?所以呢,凡常之人和传奇总是差着一段距离,文君当垆,红拂夜奔,伯牙断琴,哪一个传奇的主人公不是买椟还珠式样的人呢?想起这样的人物,总让人想到“快意恩仇”这样的词语,想到“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这样的诗句,这中间有交集吗?如果有,大约是孔子说过的“人之生也直”;朱子临终说过的“天地生万化,圣人应万事,直而已矣。”立刻的明心见性,绝无曲意攀缠,所谓的“大乐必易,大礼必简”,旁观者瞻前顾后无比纠结,践习者勇往直前万般欣悦。所以不彻底的凡人永远有被小事噬咬的烦恼,彻底的人才有酣畅淋漓的生命情调。
 记得当年看热播韩剧《大长今》,有两处台词铭记在心。一处是闽政浩在长今拿到内医院医女牌子后两人的对话。
 闵政浩:“你高兴吗?”,长今:“我很悲伤。”
闵政浩:“你悲伤吗?”,长今:“我很高兴。”
闵政浩:“你害怕吗?”,长今:“我很彷徨。”
闵政浩:“你彷徨吗?”,长今:“我很害怕。”
 还有一处是,今英在家族失败后离开宫廷时对长今的人生告白:
 我无法做一个完整的崔家人,
可是,我也没有能够完全坚持自己的主张,
我没有完全的自信感,也没有完全的自卑感。
我并没有完全的才华手艺,也没有做到认真努力,
我不曾拥有完整的恋慕之情,也从来没有把我的恋慕之情传达给一个人。
  所谓的“完全”与 “完整”,大抵与“彻底”意义相当吧?这样前摇后摆的秋千一样的人生,怎么不挣扎呢?
 大约大多数的人生都像冬日里大半夜死掉的炉火,还没有完全燃烧,清早起来看的时候,比炉火燃尽感觉还要冰冷。
 我们都不是传奇人物,只是市井胡同里的东家儿郎,西家织女。可是,总有那么一次吧,可以不可理喻地买椟还珠,就当是鬼迷心窍,就当是鬼打墙,就像法国诗人拉马丁所说:“在一生中连一次诗人也未做过的人是悲哀的。” 钟情一次,做一次诗人,至少一次,这一辈子。

 
Top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Go    
 
The Institute for Biomedical Engineering & Nano Science (iNANO)
Tongji University, 67 Chifeng Road, Shanghai, 200092, China
Tel: +86-021-65988029    Email: inano@tongji.edu.cn
Copyright 2009 Tongji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