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编辑部

    期刊简介

    《纳米人》

    征稿启事

    联系我们

 
 
《纳米人》>第02期>学术访谈

人生也许不需要规划,但成功从来不是偶然
访美籍华裔科学家、纳米院特聘教授、“抗癌小鼠之父”崔征教授
作者:宋焱艳  发表时间:2013-10-22
 
未曾谋面前,美籍华裔科学家崔征教授给笔者最深的印象就是,“抗癌小鼠之父”的头衔。两次有幸与崔教授短暂而愉快的相处,又使崔教授在笔者心中的形象生动鲜活亲切起来。和蔼、风趣又活力四射的崔教授,会在此次访谈中给我们爆料出何种鲜为人知的故事呢?


宋:崔老师与超级小鼠的故事在生物医学界几乎是家喻户晓了,甚至连好多外行和普通老百姓都知道崔老师的重大发现。我们都知道这次重大发现其实是源于一次实验偶然,但是您却抓住了这次偶然,为人类攻克癌症点亮了又一抹曙光。请问您自己从这个发现中最深的感悟是什么?

崔:对意外的现象,对不能马上理解的事情不要轻易否认轻易放弃。大自然给人类的提示无处不有无时不在,但关键是我们有没有能力去接受。傲慢,懒惰,无知往往是接受这些提示的最大敌人。

宋:您本来是搞生化的,抗癌小鼠的发现是否使您的科研方向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这次发现对您的科研生涯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崔:抗癌小鼠的发现改变了我的科研生涯。因为抗癌小鼠为我们提示了一条全新的抗癌理念甚至全新的抗癌疗法,这与做基础理论研究相比,其意义之重大是不言而喻的。把我的研究精力逐渐转移到这个新项目上也是可以理解的一个选择。

宋:您目前在美国的实验室除了做粒细胞抗癌疗法研究外还做其他研究吗,比如您以前做的代谢方面的研究还在继续吗?

崔:目前我在磷脂代谢及双联质谱技术方面只限于为专业杂志审稿。我的主要精力是放在粒细胞抗癌疗法及相关技术的开发。尽力而为,做多少算多少。

宋:从1999年首次发现抗癌小鼠以来,您已经在相关方面展开了诸多研究,并且在纳米院组建了纳米抗癌医学研发中心,招募志愿者进行抗癌人的普查和人类抗癌机制方面的深入研究。不仅业内人士,包括广大普通民众都对您的研究相当关注。能否请您简单介绍下这项研究,可否透露一下目前取得的突破和进展?

崔:对此项目关心的人们可以从我发表的新书《粒细胞抗癌疗法》中找到许多有用的信息。其它重要信息会通过正式渠道向公众披露的。

宋:您相信这项研究一定可以用于癌症的治疗吗?对于用粒细胞治疗癌症,您是如何设想或者规划的?您认为还要过多久才可以将此项研究真正应用于人类临床的癌症治疗?

崔:我们是带着这样一种坚定的信念来开展这项工作的,信念是我们的动力。有了动力才能有结果。但对结果的分析评估需要有严格的科学手段方法。粒细胞抗癌疗法到底有多少可评估的疗效,能比常规疗法好出多少等等问题,都需要长期的临床实验验证。目前临床实验已在全世界多个国家展开。如果顺利,估计2-3年内会有可靠数据的发布。

宋:您目前从事粒细胞抗癌研究最大的困难或者瓶颈是什么?您和您的团队将如何攻克?

崔:阻力和困难主要有两方面。一是传统科学概念对新概念的抵触。如果这种抵触只是科学上的争议,倒问题不大,也是正常的过程。但是这种抵触变成新概念临床验证的障碍时,它对科学发展的副性影响是不可忽视的。科学本身就是一个探索及验证的过程,正确的东西会通过验证被逐渐接受,错误的东西也会通过验证被抛弃。二是将各个技术环节落实到位。粒细胞抗癌疗法不是一个简单的药物,它牵扯到许多重要技术环节的紧密组合,如供体的筛选,粒细胞成分采集,治疗过程中的病人监控及病况处理等等。

宋:您所做的粒细胞抗癌疗法研究与生物医学工程及纳米科学的研究有交叉点吗?这些交叉研究主要是从哪些角度展开的?您认为这么做最大的优势在哪里?

崔:粒细胞抗癌疗法的开发同时也带来了许多对癌细胞进一步了解。这些了解为我们提示了一些如何利用纳米技术为癌症的早期检测及治疗开发一些切实可行的工具手段。这也是我来纳米院供职的初衷。不同学科的交叉会带来许多新想法。新想法是科研技术开发的根基。

宋:您的性格这么豁达开朗、幽默风趣,相信您的业余生活一定很丰富多彩。在美国,您下班之后都做什么,除了科研,您还对哪些事物感兴趣?给我们讲讲您的业余生活吧。

崔:高尔夫球可以使人重新开始认识自己。朋友聚会可以学到许多新东西。旅游可以进一步了解这个世界。唱歌可以调剂情绪增加肺活量(哈哈)。

宋:您多久回一次国?回国通常都会有哪些工作,哪些活动?

崔:每年平均回国5-6次,每次1-2星期。每次回国不外乎与临床团队,执行团队,纳米院科研团队讨论工作,总结进展,修改方案,团队培训,发展策划,各地讲学,等等。

宋:作为纳米院的副院长,您的主要工作是什么?对纳米院的发展有哪些规划和期许?

崔:我的任务主要是协助院长的工作同时为纳米院提供更多的产学研合作机会。我希望我能为纳米院的发展做出我个人最大的能力及贡献。

宋:您早年就出国留学,您的经历看起来很精彩也很励志。医学世家出身,从中科院取得硕士学位,到美国读博士,再到加拿大做研究院,后来又回到美国做教授,现在在中国国内也有自己的课题组。能否结合您的经历谈谈年轻学生该如何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能否对纳米院甚至国内的研究生们给出些忠告和建议?您觉得我们应该出国学习吗,出国学习最应该学习什么、注意什么?

崔:其实我从来就没有过职业规划。我做职业足球运动员的愿望要比做科学家的愿望要大许多。可惜命不与愿为。回头看来,做科学家的动力是逐渐从学习过程中感受到了科研的乐趣。出国留学对我来说的主要收获是能够和世界上最优秀的科学家们零距离接触,亲眼看见他们如何工作,如何学习。他们把我带进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让我亲自感受到他们对大自然中无数奥秘所展示的童真般的好奇心,对工作无比的严谨执著。那时候让我极为震撼的是系里几乎所有教授们都亲自做实验。科学对他们来说不是职业,不是利益,而是真爱。这种现在看来即单纯又幼稚的科学家们似乎越来越少了。

宋:您在美国的课题组里中国学生多还是美国学生多?你会吸纳更多的中国学生加入您的团队吗?为什么?您希望您的学生在进入实验室前具有哪些专业背景和素质?您希望学生从您的实验室毕业以后,能学到什么,获得怎样的成长?

崔:我带出来的所有博士学生都是地地道道的美国白人,还没有带过中国学生,也许在同济会有我的处女作。我对学生背景没有什么要求,只要心灵手巧,肯学肯干就行。我希望我带出来的学生是具有独立思考能力,能够提出或识别重要问题,能够解决问题的科学家,或者是有独立见解的科学作家。

宋:您下次回国是什么时候?会在国内待多久?在咱纳米院有活动安排吗?

崔:9月20日-9月30日。会与纳米院我的科研团队开会讨论工作。

宋:感谢您百忙中接受采访。希望您能多回来,多来院里指导年轻faculty们的工作,也多多和同学们交流谈心,大家都很喜欢您。

崔:谢谢大家的爱戴。我也爱纳米院的同事及学生。上次和同学们共进晚餐也是一个让我十分留恋回味的时光。你们是我们的希望。让我们共同为纳米院的发展做贡献吧。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Go    
 
The Institute for Biomedical Engineering & Nano Science (iNANO)
Tongji University, 67 Chifeng Road, Shanghai, 200092, China
Tel: +86-021-65988029    Email: inano@tongji.edu.cn
Copyright 2009 Tongji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