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编辑部

    期刊简介

    《纳米人》

    征稿启事

    联系我们

 
 
《纳米人》>第04期>学术访谈

携梦想与坚持,阔步创新路上
----专访同济大学材料学院裴艳中教授

作者:陈丽媛 付云昱  发表时间:2014-10-24
 

人物介绍
裴艳中,男,博士,教授,博导。入选‘国家青年千人计划’。1981年出生,2003年本科毕业于中南大学,2008年博士毕业于中科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随后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及密西根州立大学访学约5年,2012年底加入同济大学材料学院。

带着几分激动,几分紧张,我们以语音通话的形式对裴艳中教授进行了采访。裴教授的热情随和立刻把紧张的氛围变得无比亲切。他思维敏捷、条理清晰,时不时地使用非常精辟的对比,让我们的采访充满趣味。


一、 创新路上

1.   问: 您的研究方向是热电领域内与物理、化学及材料科学相关的基础科学问题。请问裴教授怎么看待基础课程如化学、物理在创新领域的重要性。
裴:基础是非常重要的,课堂上学的化学、物理等基础课程都是已知的东西,而做科研都是以创新为主旋律。所谓“创新”,“创”是创造,“新”是新的东西。你要去发展一个新的东西,首先要知道什么是新的,什么是旧的。旧的就像历史,只有了解历史才能创造未来。要非常了解历史才能站在历史的基础上洞悉未来。所以说物理和化学等基础课程是非常重要的。

2.   问:热电材料转换效率较低是一项技术瓶颈,裴教授设计和开发出高转换效率热电材料和器件,请问您的创新灵感来源于什么?
裴:创新的灵感最重要的是不要迷信权威。不要认为一些名气很大的人或者是在某一领域从事很长时间的人说的话都是正确的,不能迷信权威,你要善于怀疑一切。我认为在创新领域有很多灵感和现实来源于你看问题有别的角度。所以要不断创新的话,最重要的灵感和源动力就是不能迷信权威。

3.   问:裴教授发表了许多热门论文,您坚持科研和写论文的动力是什么?
裴:很多人都在做创新项目,但是每个人负责一小块,你发现一些东西之后如果你不告诉别人,别人是不知道的。就像一句很好的广告词“一般人我不告诉他”。这个时候你就做得很好了。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知识点,当我不告诉别人的时候别人永远不知道。我愿不愿意告诉你要看我自己的心情。你知道目前别人所不了解的事情,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魅力。而且这也是推动社会发展的一个基本元素。

二、为学为人
4.   问: 是怎样的契机让您选择了同济大学材料学院?
裴:首先同济大学是一个不错的学校,从工作的角度来看上海以及长三角地区的南京、杭州都是高校云集的地方,我从事的方向也正是这些地方代表着国内的最高水平。从工作角度来看,以后要合作,要互补协作,这里有地域性的优势。北京也不错,但是在生活方面上海更具优势,上海的气候比北京要好。这就是我选择同济大学的原因。为什么选择材料学院。材料学院在同济大学嘉定校区,嘉定校区在郊区,郊区更容易使人静下心来做一些想做的事情。
5. 问:最想和大家分享的一次人生经历是什么?
在科研方面,我最想分享的就是是我研究生入学的时候。现在想想挺有意思的,当时报的那个学校,没有一个老师愿意要我,只有一个新来的老师收留了我。通过这个经历我最希望说明的是,一个学生要充分信任他的导师。之前我并没有联系过这位导师,但阴差阳错地,他收留了我,也正是他,给了我科研上的启蒙教育。导师的研究方向开始我并不了解,但当我接触了之后,它就对我产生一种强大的吸引力。现在很多大学生在报考研究生的过程中,如果没有去到想去的大学或导师,可能心中会不平,但其实很多事情你现在之所以觉得失落,是因为你对很多别的,你没有关注的东西不够了解,你不知道它的魅力在哪里,你要有所了解,才能有所发言权。当然在报考之前,你要先确定自己想朝着哪个方向发展,定了方向后,再去看看哪些国内外的科研工作者在这方面拥有最适合自己的发展模式。

6.  问:裴教授在上学期间是怎么安排课余时间的?对现在大学生的课余时间安排有什么建议?
文武讲究一张一弛,“弛”是为了以后更好的“张”。即是说,当你想放松的时候,你就什么都不要管了,一心朝着你想要放松的目标。当你心中找到一个最终的目标,闲暇时间就很容易找到一个平衡点去分配它。我会没心没肺地去放松,但结束之后,我会朝着既定的目标,做我该做的事情。

三、内外对比
7.   问: 您在美国访学五年后回到国内。,您对国外应该比较了解,您认为在国内做科研和国外做科研有什么区别?比如说设备和人力资源方面。
裴:世界上各个国家和社会有的发展得快,有的发展得慢,有的不向前发展。美国一直在发展,而中国发展非常快。一个发展快一个发展慢就很容易形成一种追赶。我客观评价现在中国和美国之间的比较,中国仍处在一种追赶状态。其实中国的投入是非常大的。在设备方面非常尖端的可能只有美国有,中国根本就没有。但是像一般的设备往往是中国的比美国更加先进。我并不认为科研在硬件上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反倒是要以人为本。科研最重要的东西应该是人来推动的。爱因斯坦的实验器材那么差,但他发现了那么多有意思的东西,几十年之后的人们对科学界的贡献都远远都比不过爱因斯坦。我始终相信科研是以人为本,人带着什么样的理念去从事科研这个很关键。硬件用通俗的词讲就是武器,共产党“小米加步枪”不照样也取得胜利吗。关键是你坚持什么,执着什么。要是说国内和国外的差别,我认为国内让人产生对科研的执着的科研环境要相对弱一些。

8. 问:裴教授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及密西根州立大学访学约5年,应该比较了解国外和国内大学的不同,您认为我国大学的进步空间何在?
在国外,可能他们大二学的课程我们高中已经学完了,可是我们大学毕业后,却和他们的大学毕业生有一定差距。国内大学进步的空间,我觉得比较重要的一点事,要注重培养学生的想法,并且尊重他们的想法。首先,要采取选修课多与必修课的一种模式。选修课学生为何愿意去选,因为他真的喜欢这个东西,可能之前他只有一些皮毛的了解,现在想要了解的更多,所以他才会去选。再者,大学其实是个小圈子,在这个小圈子里,老师对学生的影响是很大的,学生做的很多事情,其实是在模仿老师的,老师能否充分发挥自身的魅力,吸引学生去效仿,这点也很重要。就像我刚才讲到的,我们不仅要尊重学生的想法,整个国家社会的大环境,对老师也要尊重,当学生看到老师受到来自社会各个方面的尊重时,学生也会反思,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实际上在国外,作为一名大学老师,社会地位是非常高的,他说的任何话,别人不去查阅任何资料,就确信他说的是对的,是负责任的,这样的老师,才能给学生起到一个很好的表率作用,这对于学生的培养也是很有必要的。

四、梦想寄语
9. 问:您认为大学生应具备哪些品质?现在大学生最缺乏什么?
我认为,当代大学生最缺乏的是吃苦耐劳的精神,一旦受到什么挫折,他们在心灵上就很脆弱,这点是不好的,因为这样的学生进入社会后,其竞争力是不强的。这点并不是因为最近几年我们国家发展的快了,生活水平提高了,像美国那样的很多发达国家,他们的经济水平早就很高了。而我国最近5到10年的大学生遇到一个很小的挫折,总是善于把它们放大,其实它们根本不算什么。

10.问:习总书记一直强调每个中国人要有自己的中国梦,我们了解到裴教授来自江西,那是一片红色的土地,所以能告诉我们您的中国梦是什么?对于我们每个怀揣科研梦的同学,您又有些怎样的期望和寄语?
最近两年,我们终于摘下了一个诺贝尔文学奖,但说句实话,但我们拥有如此发达灿烂的华夏文明,诺贝尔奖就应该那个7项10项才是合理的。拿了一个文学奖,很多人觉得很高兴,但在我看来,心灵上是很沉重的。所以我的中国梦,是做出诺贝尔奖级别的贡献来,当然并不一定非要拿什么奖如何如何,这些都是其次,关键是做出这种级别的科研贡献。随着经济的发展,我们国家有这种力量和资源来投入到科研上,而且现在已经做了很大的投入了,时机已经成熟,所以我们应该要朝着更高的目标去迈进。我们泱泱大国,却连一个理工类的诺贝尔奖都没有,而一些中东国家,比如以色列,他们前前后后都出了多少个诺贝尔奖了,他们的天天在打仗,经济会发展的很好吗?这点对于中国的科研工作者,是很沉重的。所以我觉得,尤其是作为一个年轻人,应该奔着这个目标去做事,至于能否达到这个目标,先暂且不要去管。而对于大学生来讲,你们是祖国的未来,是强大的后备力量,你们首先要树立一种信心,即没有我干不好的事情,只有我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做的事情。这就是我想对大学生的希望和寄语。

谢谢您百忙之中接受访谈。祝您一切顺利!

 
                                                        Top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Go    
 
The Institute for Biomedical Engineering & Nano Science (iNANO)
Tongji University, 67 Chifeng Road, Shanghai, 200092, China
Tel: +86-021-65988029    Email: inano@tongji.edu.cn
Copyright 2009 Tongji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